走私犯罪

主页 > 刑事案例 > 走私犯罪 >

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21-02-28 17:55 点击: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3)南市刑一初字第87号
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莫小文,男,1985年6月22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扶绥县,壮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南宁市江南区。户籍所在地:扶绥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10月19日被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小兵、邓桂华,广西佳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莫小强,男,1980年1月19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扶绥县,壮族,小学文化,个体工商户,租住在南宁市兴宁区。户籍所在地:扶绥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10月19日被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零祝军,广西吉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吴志文(绰号“阿志”),男,1981年2月12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扶绥县,壮族,初中文化,农民,租住在南宁市兴宁区。户籍所在地:扶绥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10月19日被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宁市第一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黎古,广西名虎律师事务所律师。
南宁市人民检察院以南市检刑诉(2013)5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7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佀云涛、佀同法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合并进行了审理。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检察员王秋云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莫小文及其辩护人王小兵、邓桂华,被告人莫小强及其指定辩护人零祝军、被告人吴志文及其指定辩护人黎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佀云涛、佀同法及其诉讼代理人陈某到庭参加诉讼。在本院审理过程中,各附带民事原告人自愿与三被告人达成民事和解协议,本案附带民事诉讼部分调解结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10月18日凌晨,被害人侣化江与侣传耀、付某、付某妻子王某1在位于南宁市兴宁区大官塘市场的“唐某2”烧烤摊吃夜宵,期间王某1外出买东西回来路过旁边的“唐某3”烧烤摊时被该摊位上的人员调戏,侣化江和侣传耀、付某听说此事后决定教训对方。凌晨3时许,侣化江三人持啤酒瓶冲到“唐某3”烧烤摊殴打该摊位的经营人员被告人莫小文、吴志文等人及在该摊位吃宵夜的客人,随即双方发生了打斗。期间付某头部、莫小文脸部被打伤,后双方停止打斗转为言语争执。此时,被告人莫小强闻讯赶来并打电话报警。争执期间王某1扶付某先行离开,侣化江、侣传耀也跟随离开。莫小文等人见状上前阻拦并要求二人等候警察处理,双方再次发生争执并相互殴打。莫小文拿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刀捅刺侣化江,侣化江受伤后往民主路方向跑,莫小文追捅侣化江至斯壮大厦地下停车场入口附近并继续殴打侣化江。莫小强、吴志文先是与侣传耀打斗,侣传耀跑离现场后,莫小强、吴志文等人又跑到地下停车场入口附近,其中莫小强持木棍参与殴打侣化江。侣化江受伤倒在停车场入口处,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侣化江系被单刃刺器刺伤胸腹部,致肋间动脉破裂、肺破裂、肝破裂致失血性休克,同时身上多处刺创继发创伤性休克、最终导致死亡;付某、莫小文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案发后,莫小强、吴志文到公安机关投案,莫小文的家属带领公安人员抓获莫小文。
对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或出示的证据有:1.书证: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警情详情打印单、立案决定书、搜查笔录、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影像诊断报告单、门诊病历及治疗记录、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抓获经过、户籍证明、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凶器去向说明、情况说明等;2.证人侣传耀、付某、王某1、唐某1、吴某、廖某、黎某店、陆某、秦某、莫某1、莫某2的证言;3.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的供述和辩解。4.鉴定意见: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报告、法医学人体损伤鉴定书、生物物证鉴定书;5.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勘验检验提取痕迹、物品登记表、现场方位电子地图、现场平面示意图、现场照片及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证人吴某、侣传耀、付某、王某1的辨认笔录、照片等;6.监控录像、解剖录像、讯问录像等视听资料等。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特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莫小文及其辩护人,被告人莫小强及其指定辩护人,被告人吴志文及其指定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各被告人所参与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
被告人莫小文的辩护人提出:1、被告人莫小文的行为构成正当防卫,属于防卫过当行为,应当从轻处罚;2、被告人莫小文有自首情节且认罪态度较好,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3、被害人对引发本案存在一定的过错;4、证据存在瑕疵,本案的作案工具还未找到,不能够排除有第二把刀的可能性。综上,请求本院对被告人莫小文从轻处罚。
被告人莫小强的辩护人提出:1、被告人莫小强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且是防卫过当行为,应当从轻处罚;2、被告人莫小强有自首情节,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3、被告人莫小强的主观恶性不大,系初犯、偶犯,案发后悔罪认罪态度好,并且愿意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综上,请求本院对被告人莫小强从轻处罚。
被告人吴志文的辩护人提出:1、被害人对引发本案存在重大过错;2、被告人吴志文系从犯,作用小,犯罪情节轻微;3、被告人吴志文有自首情节,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4、各被告人事前无通谋,被告人吴志文系初犯、偶犯。综上,请求本院对被告人吴志文从轻处罚。
被告人莫小强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收款收据、谅解书等。以证实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通过亲属赔偿了被害人侣化江亲属刘某等三人的经济损失人民币8万元,并达成民事和解协议,其中莫小强获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
经审理查明:2012年10月18日凌晨,被害人侣化江与侣传耀、付某及付某的妻子王某1在位于南宁市兴宁区大官塘市场的“唐某2”烧烤摊吃夜宵。期间,王某1外出买东西回来路过旁边的“唐某3”烧烤摊时被该摊位上的人员调戏,侣化江和侣传耀、付某听说此事后决定教训对方。凌晨3时许,侣化江三人持啤酒瓶冲到“唐某3”烧烤摊殴打该摊位的经营人员即被告人莫小文、吴志文等人及在该摊位吃宵夜的客人,双方随即发生了打斗。期间,付某头部、莫小文脸部被打伤,后双方停止打斗转为言语争执,闻讯赶来的被告人莫小强打电话报警。在双方言语争执期间,王某1扶付某先行离开,侣化江、侣传耀亦想跟随离开被莫小文等人上前阻拦。莫小文等人要求侣化江、侣传耀等候警察来处理,为此双方再次发生争执并相互殴打。期间,莫小文拿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刀捅刺侣化江,侣化江受伤后往民主路方向跑被莫小文追捅,莫小文追侣化江至斯壮大厦地下停车场入口附近时仍继续殴打侣化江。与此同时,莫小强、吴志文先是与侣传耀打斗,侣传耀被打后跑离现场。莫小强、吴志文等人则又跑到地下停车场入口附近,其中莫小强又持木棍参与殴打了侣化江。侣化江受伤倒在停车场入口处,后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侣化江系被单刃刺器刺伤胸腹部,致肋间动脉破裂、肺破裂、肝破裂致失血性休克,同时身上多处刺创继发创伤性休克、最终导致死亡。付某、莫小文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案发后,被告人莫小强、吴志文到公安机关投案。事后,莫小文曾打电话给其姐姐莫某1称要去派出所自首,莫小文在侦查人员的建议下先到附近的红十字会医院进行检查治疗。之后,侦查人员在莫某1的带领下,来到南宁市字会医院急诊大厅将莫小文抓获。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通过亲属赔偿了被害人侣化江亲属刘某等三人的经济损失人民币8万元,并达成民事和解协议,其中莫小强获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由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一)、物证、书证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警情详情打印单、立案决定书证实,莫小强于2012年10月18日报案称2012年10月18日3时30分许在广西南宁市兴宁区官塘菜市旁“唐某3”烧烤摊有几名男子酒后持酒瓶、折叠座椅打砸烧烤摊,并殴打烧烤摊员。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刑事侦查二大队于2012年10月18日决定对佀化江被故意伤害案立案侦查之事实。
2、户籍证明证实了被害人侣化江及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的基本身份情况,证明各被告人作案时已年满十八周岁,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3、抓获经过、破案报告证实,经过调查发现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有重大作案嫌疑,通过侦查机关对被告人家属莫某1做思想工作。2012年10月18日中午,被告人莫小强、吴志文到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刑事侦查二大队投案。
4、凶器去向说明证实,莫小文供述作案时所使用的刀具在案发后被其扔到南宁市江南区客运站旁边的龟背桥下,经侦查人员对上述地点进行搜查,未能发现该刀具。
5、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从莫小文处提取并扣押到黑色长裤一条,从莫小强处提取并扣押到棕红色长带小背包一个。
6、调取证据通知书及调取证据清单证实,2012年10月27日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向南宁市兴宁区民生街道办事处官桥村委会调取2012年10月18日3时10分至2012年10月18日3时30分的监控录像材料;2012年10月27日向吴亚宁调取了南宁市民主路北二里捷家便利店在2012年10月18日3时至2012年10月18日3时50分的监控录像材料。
7、调取证据通知书、影像诊断报告单、门诊病历及治疗记录证实,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向广西中医一附院调取佀化江在医院住院治疗的相关病历资料。其中影像诊断为:左侧侧胸壁、右侧侧腹壁穿通伤,并左侧膈肌损伤、断裂;左侧前胸壁穿通伤,并两肺挫裂伤。
8、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证实佀化江已死亡的事实。
9、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刑事侦查二大队于2013年8月22日出具的关于莫小文到案经过的情况说明证实,侦查人员通过莫某1的电话和莫小文进行了通话,询问了莫小文的伤情,并告知莫小文要去医院检查治疗才有被对方打伤的依据,莫小文在侦查人员的建议下在电话中答应先到附近的红十字会医院进行检查治疗。为了防止被告人莫小文思想变动继续潜逃,侦查人员在与莫小文通话后,在莫某1的带领下,来到南宁市字会医院,在医院的急诊大厅将莫小文抓获。
(二)现场勘验、检查笔录
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于2012年10月18日制作的兴公(刑)勘[2012]K4501020000002012100237号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勘验检查提取痕迹、物品登记表、现场方位电子地图、现场平面示意图、现场照片证实,侦查人员对南宁市兴宁区西南侧烧烤摊进行勘验检查发现,在南宁市兴宁区西南侧烧烤摊地面上,散落有一次性碗盘和烧烤竹签等物品,在距大官塘10栋楼西南侧3.4米处地面,发现有两个沾有血迹的纸巾团,纸巾团北侧约2米处,距大官塘10栋楼西南侧楼面1.2米处地面上,见有一支倒在地面上破碎的啤酒瓶,在纸巾团西侧3米处,距大官塘10栋楼西南面4.5米处地面上,发现有支倒地破碎的啤酒瓶。在大官塘10栋楼南面,民主路官塘市场西面,距官塘菜市场西北侧康全药店官塘分店门口南侧2.5米地面上,发现一张损坏的木桌。沿南宁市民主路北二里向民主路方向,在斯壮大厦地下停车场入口外西侧,有一楼梯,在该楼梯东南侧靠路边,地面发现一根带血迹的木棒(标识为5号),木棒长49厘米,宽4厘米,该木棒东侧地面发现有滴落状血迹,在木棒东侧约1.5米处地面发现一处滴落状血迹(标识为1号),在该处血迹南侧约2米处地面发现一处滴落状血迹(标识为6号)。在斯壮大厦地下停车场入口处下坡通道地面上发现一趟滴落状血迹,由西向东方向,在西起的血迹中,有一串沾血的车钥匙(标识为2号),向东北侧直至停车场东侧墙壁,地面上有滴落状血迹(分别标识为3、4号),在靠近墙壁的4号血迹,东侧墙壁上离地面约1.3米处墙壁上,发现一处擦拭状血迹。
(三)鉴定意见
1、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提供的南公(兴)尸检字[2012]003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报告、解剖照片证实:①尸体额部有一“爪”形刺割创,深达颅骨,并形成皮瓣,皮瓣大小为5.0×1.5cm;②左胸部有一长度为6.6cm刺创,左胸季肋区有一长度为8.5cm刺创,以上刺创均深达胸腔;③右胸部有一长度为8.1cm刺创,深达肌层;右胸背部有一长度为3.1cm刺创,贯穿至右侧胸腔;④右腹部有两处刺创,其中一创口长度为11.0cm、深达肌层,另一处创口长度为8.0cm,深达腹腔。以上刺创均表现为创角一钝一锐、创腔深的特点;⑤左前臂中尺侧有一长度为8.5cm斜行刺割创,深达骨质,形成皮瓣;⑥左大腿有一长度为11.5cm刺割创,深达肌层;⑦左小腿前面有一长度为5.2cm划痕;⑧左膝部有一大小为2.5×2.0cm挫伤,左小腿背面有一长度为6.0cm挫伤,右小腿前面有一大小为5.0×2.5cm挫伤,左足背侧有一大小为7.6×1.0cm挫伤;
经解剖见左胸部刺创致左第三肋骨骨折,进入胸腔;左胸季肋区刺创由左第八、第九肋间进入胸腔、损伤肋间动脉,刺穿左肺下叶、左侧膈肌、致左侧横结肠进入胸腔,进入胸腔的横结肠体积为18×17×5.0㎝,刺创进入腹腔,左胸腔内积血180ml。右胸背部刺创由右第九、第十肋角进入胸腔、损伤肋间动脉,刺穿右肺下叶,右胸腔内积血1000ml。腹腔内未见积血;右腹部刺创(长度为8.0cm)致肝右叶有一长度为4.8cm创口;胃表面有一大小为4.0×3.0㎝挫伤,肠系膜有一长度为4.0㎝创口。颅腔未见损伤;根据尸检所见,死者系胸腹部刺创致肋间动脉破裂、肺破裂、肝破裂继发失血性休克,同时身上多处刺创,创腔较深、创口较大继发创伤性休克,休克之间的协同作用最终导致死亡;根据尸检所见,死者身上创口创腔较深(胸部创口进入胸腔,腹部创口进入腹腔),推断为刺器损伤;同时创角一钝一锐,可进一步推断为单刃刺器形成。
最后结论为:死者佀化江死亡原因系被单刃刺器刺伤胸腹部,致肋间动脉破裂、肺破裂、肝破裂致失血性休克,同时身上
多处刺创继发创伤性休克,最终导致死亡,属他杀。
2、南宁市公安局兴宁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提供的南公兴(刑)法鉴字[2012]第187号法医学人体损伤鉴定书、伤情照片证实:付某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莫小文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3、南宁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于2012年11月16日制作的南公物鉴(DNA)字[2012]0467号生物物证鉴定书证实,检材为:1、疑似嫌疑人莫小文的带有血迹长带小腰包;2、现场1号地面血迹;3、现场2号地面血迹;4、现场3号地面血迹;5、现场6号地面血迹;6、现场地面沾有血纸巾团;7、现场沾有血迹木棒上提取可疑血迹;8、无名男尸的心血;9、佀化江儿子佀云涛的血样;10、嫌疑人付某的血样;11、嫌疑人吴志文的血样;12、嫌疑人佀传耀的血样;13、嫌疑人莫小强的血样;14、嫌疑人莫小文的血样;15、嫌疑人吴某的血样。
1-7检材均检出人血;1-5、7号检材所检出上述基因座的基因型和8号检材相应基因座的基因型均一致;6号检材所检出上述基因座的基因型和10号检材相应基因座的基因型一致;9号检材所检出上述基因座的基因型和8号检材相应基因座的基因型之间符合孟德尔遗传规律,亲权概率RCP=99.9999%。
以上鉴定结论证实在案发现场提取的血迹、在沾有血迹木棒处提取的血迹DNA均与被害人佀化江的DNA一致,证实现场提取的血迹为被害人佀化江所遗留的血迹。
(四)证人证言
1、证人吴某的证言证实,其在“唐某3”烧烤摊帮忙,2012年10月18日凌晨3时许,烧烤摊只剩下一桌客人,莫小强先回宿舍睡觉。其按老板莫小文的要求向这桌客人敬过酒后就在该桌吃粉。期间一女子走过,该桌一男子就说了一句调戏该女子的话,但该女子并未理会,于是该桌客人继续喝酒。其喝完一支啤酒就开始收拾桌椅,该桌客人刚离开两分钟就有一个人过来拍其肩膀,其回头就被那人用啤酒瓶敲中了头部,另一名男子也用啤酒瓶来敲其,被其用手挡住,接着其又被人踩了一脚,其就往外跑并打电话给莫小强让他快点下来,后其跑到官塘菜市28栋楼下。二十分钟后莫小强告诉其打架的那些人已经离开了。其回到“唐某3”烧烤摊,见到莫小强、吴志文和房东夫妇,就与他们一起收拾桌椅。莫小强对其说,刚才看到一名男子拿木棍打莫小文,莫小文回来时对莫小强说“我把人给捅到了”。次日上午,其和莫小强、吴志文到公园派出所说明情况。同时证实当天晚上莫小文身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布袋,是用来收钱的。吴某对其与佀化江等人打架的地点进行了辨认。
2、证人佀传耀的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8日凌晨1时许,其和佀化江、付某及付某的妻子在官塘菜市烧烤摊吃宵夜。凌晨2时许,付某妻子去小卖部买了一瓶白酒回来后,说路过旁边烧烤摊时被烧烤摊老板调戏,同时指出是哪两个人,其中一个身上系了一个黑色腰包。佀化江听后就说要找对方理论,刚开始付某不同意,后来大家说着说着就默许了,其也同意这样做。之后,其三人就在桌子上每人拿了一个酒瓶朝旁边烧烤摊走去,佀化江先走过去,其和付某随后跟上。佀化江先拿酒瓶砸对方的老板,结果砸到对方脚上,后对方的老板、员工及那桌的客人就一起围过来,双方发生了打斗。当时,其朝对方一个人扔酒瓶,没扔中,后就空手和对方的人打,其见对方人多就往旁边的巷子跑,见没有人追赶就拿了一张折叠凳子回头去打对方的人。期间,其衣服被对方扯坏,其就脱了衣服光着上身。其记得打了对方一人身上、腿上几拳,看到佀化江先是拿了个水壶乱舞,后又拿一条木棍跟对方打。其被对方用桌子打了一下后脑就停止了打斗,双方转为言语争执。其和付某等人要走,佀化江还跟对方说明天找人来打对方,其也说你们还想不想在那里摆摊,等会继续打等话。随后其和付某等四人就往民主路上岛咖啡方向走,付某和他的妻子王某1先走,其和佀化江走在后面,刚走一会儿,对方的老板、员工等人就追过来,其和佀化江就分开跑,对方全去追佀化江。其跑到上岛咖啡路边时,打电话给佀化江,但没人接。这时看到120救护车开过来,其就跟过去,在路口的烧烤摊见佀化江倒在地上,上衣有血、腿上有刀口。佀化江被抬上救护车后,其也跟上车,佀化江到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佀传耀对其与佀化江等人实施打砸的地点进行了辨认。
3、证人付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8日凌晨1时许,其和其妻子王某1以及佀传耀、佀化江一起在官塘菜市“唐某2”烧烤摊吃烧烤。期间王某1去买饮料,回来后说路过“唐某3”烧烤摊时,有一桌男子调戏她,佀化江听后很生气,称要教训一下对方,佀传耀也同意,其刚开始说不要太在意这件事,但佀化江仍不时回头瞪对方。凌晨3时3分许,其和王某1等人准备回去,王某1去结账时,佀化江就说要去教训对方,其三人各自拿起一只啤酒瓶走到“唐某3”烧烤摊,佀化江拿起酒瓶就打调戏王某1的那桌男子,其和佀传耀也跟着用酒瓶打对方,于是双方发生了打斗。当时场面很混乱,打了一阵后,其不见佀传耀和佀化江。其被4、5名男子持折叠木桌、啤酒瓶追打,当时被打倒在地,身上多处受伤。之后看到佀传耀和佀化江从旁边一条巷子一直追打对方,殴打其的那些人就去追打佀传耀和佀化江。王某1见其被打伤后就拉其回到“唐某2”烧烤摊休息。接着双方停手,转为言语争执。后来王某1就扶其回居住的都市物语小区,刚离开没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叫喊声,其也没回去就直接开车去医院了。当时“唐某3”烧烤摊有个背黑色挎包的男子好像是老板。付某对其与佀化江等人实施打砸的地点进行了辨认。
4、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8日凌晨1时许,其和其丈夫付某以及佀传耀、佀化江在官塘菜市“唐某2”烧烤摊吃宵夜,期间其去买酒,回来路过“唐某3”烧烤摊时被一桌吃烧烤的男子调戏,其回到“唐某2”烧烤摊后,佀化江问及此事,大家在吃烧烤过程中也不断提及此事。约3时许,其去买单时,付某三人就与“唐某3”烧烤摊的人打起来,其见到付某被一名男子用高压锅盖敲打头部,另两名男子用啤酒瓶打他身体、头部,佀化江被约四名男子用小方木凳、木椅子、折叠方桌、啤酒瓶打头部、身体,佀传耀被约三名男子用小方木凳、木椅子、折叠方桌、啤酒瓶打头部、身体,对方看到三人都被打伤流血后停止了打斗。之后其就扶付某去医院。其和付某走的时候听到背挎包的男子大喊“不要让他们跑了”等话,并看到有人追过来,其拉付某回居住小区的停车场后开车送付某到医院治疗。不久其见佀化江也被送至医院抢救,于次日死亡。王某1对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吴某进行了辨认,并指出莫小文就是有份调戏其、参与打架并阻止其跟付某离开的人。并称发生打架后,莫小强用桌板殴打付某,但无法确认莫小强是否参与调戏其,指出吴志强有份调戏其并发出嘘声,但无法确认吴志文是否参与打架。指出吴某参与打架,但无法确认吴某如何打架及是否参与调戏其。
5、证人莫某1的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8日凌晨3时许,其接到朋友陆某的电话,称“唐某2“烧烤摊的客人无故殴打其弟等人,后双方发生了打斗,对方还威胁不给“唐某3”烧烤摊的人摆摊,并打电话叫人来。于是其弟莫小文就上前拦住对方,说要等警察来处理,并让对方赔偿经济损失。之后,对方又殴打莫小文,莫小文就用刀捅了对方。并说刑侦队要其去派出所协助调查。其即赶往公园派出所,在那里其见到了刑侦人员。在派出所要笔录期间,其先电话联系莫小强,莫小强答应吃完早餐后就来自首。其又联系上莫小文,其问警察是否让莫小文自己来派出所,警官问他是否受伤,其回答说是受伤了,警察就建议让莫小文先去验伤,其就按那位警官的建议要求莫小文去附近的医院验伤。于是,其要莫小文先去找姐姐莫某2去附近的红十字会医院验伤。同时也告诉莫小文说,一会刑侦人员也要去医院看他验伤,要他在那里等候,并且其还让刑侦人员跟莫小文通了电话。不久,刑侦人员带上相机等由其带着去红十字会医院将莫小文带回刑侦队。
6、证人廖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8日凌晨3时30分许,其在饺子摊工作时,看到“唐某3”烧烤摊有两群人在打架,双方各有三、四名男子,其中一个是“唐某3”烧烤摊的老板。其看到他拿砸烂的桌脚和对方打,中间好像有人劝了一下,双方停止打斗了。其走过去见一男子头部被打伤流血趴在“唐某2”烧烤摊桌子上,一女子帮其捂住伤口。其回到饺子摊后约五分钟,双方又再次发生打斗,有四、五个男子拿桌脚、酒瓶等物追打一男子,该男子往饺子摊方向跑,到大官塘烧烤摊时该男子摔倒,被那几个男子用手中的东西打,但基本都被该男子躲闪掉,当时其没看到该男子身上有血,后其见有一、二名男子去找能打人的东西,等其再去看打架的地方时,那些男子已不知去向,那名被打的男子一身是血,从大官塘烧烤摊后面的车库走出来,走了几步后倒在地上。
7、证人陆某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8日凌晨3时30分许,其听到楼下有打架的声音,从窗口看到有人拿酒瓶、桌椅在打架,随即其接到莫小强电话称有人打架。其下楼后还问“唐某2”烧烤摊的老板,该老板说是“唐某2”烧烤摊的客人跑到“唐某3”烧烤摊打人,之后就发生了打斗。当时其见一男子坐在“唐某2”烧烤摊桌子上,头部流血,一女子在旁边。过一会儿后“唐某2”烧烤摊的客人想走,莫小文就跟上去拦住,并说等警察来处理,但对方不理会莫小文。约几分钟后,莫小文回来将其身上的腰包交给其,让其帮保管当晚的营业款,还告诉其他打伤人了,让其帮打120。
8、证人唐某1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8日凌晨1时许,有三男一女到其经营的“唐某2”烧烤摊吃烧烤。凌晨3时10分许,旁边的“唐某3”烧烤摊有人将啤酒瓶扔在地上,这四名客人中一个座位靠近“唐某3”烧烤摊的男子也随手拿起一个啤酒瓶扔到两个摊位间的过道上,于是双方发生了争吵。那名女客人劝不住就过来买单,之后这三名男客人随手拿了酒瓶之类的东西去“唐某3”烧烤摊,并先动手打对方,对方先是闪躲,后也互相打斗。双方都是随手拿起啤酒瓶、椅子、桌子或餐具等朝对方打。在开始的时候,其注意到“唐某3”烧烤摊一个约三十岁、穿白色衣服、背一个黑色男士挎包的员工想从口袋内掏出刀具,但未来得及拿出来就与人扭打在一起了。当时其见那名穿白色T恤的男客人的衣服被扯烂脱掉。约二分钟后,双方停止打斗转为言语争执,三名男客人回到其经营的“唐某2”烧烤摊,那名穿夹克背心休闲服的男客人头部受伤,跟他一起来的女客人帮他止血,其看到双方均有人员受伤。而后,该四名客人就一起往民主路离开,走到“唐某3”烧烤摊时又与对方发生言语争执。当他们走到超市门前时,七、八个“唐某3”烧烤摊的人拿着木棍、木板等物去追打那三名男客人,十多分钟后“唐某3”烧烤摊的人回来了,其过去看到一名穿深色衣服的男子躺在斯壮大厦地下停车场出入口处。
9、证人莫某2的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8日凌晨3时许,其接到其妹莫某1电话称其弟莫小文在烧烤摊和别人打架,其去到烧烤摊时只见其大弟莫小强和陆某在收摊。中午12时许,其接到莫小文电话称昨晚和别人打架受伤了,想要其带他去自首。期间,其刚好接到莫某1电话问莫小文在哪里,其告诉莫某1说其跟莫小文在一起后。莫某1说她就在公安刑侦队,要其和莫小文先不要去派出所,先带莫小文去附近医院验伤,刑侦队的人也要过来陪莫小文去验伤,以便进行协商赔偿问题。于是其陪莫小文去红十字会医院,刚挂号,莫某1带着刑侦人员就到了。莫小文还说他拿刀捅了人,捅了几刀,其2011年购买了一把外形有迷彩图案的折叠式弹簧刀,约有十几厘米长,刀头是尖的,后莫小文向其拿走了这把刀。之后,民警在医院将莫小文带回刑侦大队。
10、证人秦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8日凌晨4时许,其看到三、四个人追着一个人从人民公园后门方向往民主路方向跑,被追的男子经过其摊位时摔倒在地上,其见该男子浑身是血,衣服已经被血液浸透了,该男子爬起来后朝摊位后的斯壮大厦地下停车场跑,追他的几个人跑到其摊位前看了一下就走了,被追的那名男子在停车场门口停了几分钟后就自己走上来,在离其烧烤摊三、四米远的地方摔倒在地上。
(11)证人黎某店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8日凌晨3时许,在其烧烤摊吃宵夜的三男一女中的两名男子拿着啤酒瓶到“唐某3”烧烤摊去,与“唐某3”烧烤摊的人发生了打斗,砸了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后双方停止打斗,其听见“唐某3”烧烤摊的人说:“我们又没招你们,为什么过来打我们”。其还看到三男一女中的一名男子头部出血。之后在其烧烤摊吃宵夜的三男一女往民主路方向走,刚离开100米左右,“唐某3”烧烤摊的人就向他们追了过去,后来的事情其就不清楚了。
(五)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莫小文归案后供述:2012年10月17日晚其在莫小强经营的“唐某3”烧烤摊帮忙,18日凌晨3时许,在旁边“唐某2”烧烤摊吃宵夜的三男一女中的三名男子持啤酒瓶冲到“唐某3”烧烤摊殴打其和吴志文等人以及在其摊位吃宵夜的客人,随即双方发生了打斗。在打斗中,其脸部被打伤,后双方停止打斗转为言语争执。此时。其哥莫小强闻讯赶来。其听说已经有人打电话报警。那三名男子中,其中一名着深色衣服(佀化江)、一名着白色衣服(佀传耀)、一名着黑色衣服(付某)。在双方言语争执期间,那名女子扶着黑色衣服的男子先行离开,另两名男子也跟随想离开,其见状上前阻拦并要求二人等候警察处理,双方再次发生争执并互相殴打。着深色衣服男子首先用木棍打击其头部,其哥哥莫小强等人即冲上来对他进行殴打,其也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朝他身上捅了几刀,那人受伤后就往车库方向跑,其就拿刀边追边捅致车库门口,这时其他人也冲上来对他进行殴打,其见其哥哥莫小强拿木棍打他,就告诉莫小强说其已经持刀捅到他了,并叫大家不要再打了。事后,其将捅伤佀化江的小刀和捅伤佀化江时所穿的衣服丢到龟背桥下,并回到烧烤摊处将当晚背的收款挎包交给陆某后乘出租车离开。其离开烧烤摊时看到着深色衣服男子倒在车库门口的斜坡处。其捅伤人的刀是其大姐莫某22011年从大新县买来的,是一把折叠小刀、单刃尖头、刀柄是深色迷彩、打开后刀刃约10公分长。
侦查机关制作的辨认笔录、辨认照片证实,莫小文对其捅伤佀化江的地点、清洗手上血迹并放置作案时所穿的黑色长裤的地点、丢弃作案工具和血衣的地点以及民警查获其作案时所背的长带小背包的地点进行了指认及辨认。
2、被告人莫小强归案后供述,2012年10月18日凌晨3时许,其回“唐某3”烧烤摊楼上宿舍休息。约半个小时后,其员工吴某打电话称其弟莫小文等人被别人殴打。其闻讯赶到看到莫小文脸部被打伤,桌子被砸烂,其即打电话报警。这时,其看见隔壁“唐某2”烧烤摊有一名男子趴在桌子上,好像喝醉了。两外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站在那里。几分钟后,那女子扶喝醉酒的男子走了,他们一边走一边喊另外两名男子走,其弟弟见状即上前拦住那两男子不让他们走,要求他们等警察来处理,双方再次发生争执并互相殴打。见状其先是与一名光上身的男子(佀传耀)打斗,有人从其身后冲过来踢了他一脚,其推测是吴志文踢的。那男子随即跑离现场。接着其又跑到地下停车场入口附近持木棍参与殴打原先和其弟弟对打的穿深色衣服男子。随后,莫小文对其说他用刀捅他了。之后,莫小文回到烧烤摊处将当晚背的收款挎包交给陆某,陆某转交给其。当天上午9时许,其和吴志文、吴某到公安机关投案。
侦查机关制作的辨认笔录、辨认照片证实,莫小强对其拿一条木棍和莫小文追打被害人佀化江的地点进行了指认。
3、被告人吴志文归案后供述,2012年10月18日凌晨,其像往常一样在南宁市官塘菜市旁边“唐某3”烧烤摊工作。凌晨3时许,在旁边“唐某2“烧烤摊吃宵夜的三名男子持啤酒瓶冲到其工作的“唐某3”烧烤摊殴打其和莫小文以及在其摊位吃宵夜的客人等,随即双方发生了打斗。其看到打架了就想打电话通知老板莫小强,但电话打不通。其打电话的时候,唐某2烧烤摊那三名客人中的一人拿着一个高压锅盖向其挥舞,其转身就跑。后来其发现没有人追来后稍停一会,之后又返回来。这时其这方与对方的打斗已经停止,双方转为言语争执。当时,其看见有一名光膀子的客人在与莫小文争吵,双方还发生推搡。其还听到莫小文大声喊“别让他们走,要他们赔偿”,那名光膀子男子甩开莫小文向民主路走去,莫小文等其他人在后面追。其见状也追过去,在官唐假日酒店门前其见莫小强拦在他前面并跟他对打,于是其冲过去朝那人的后腰踢了一脚,那人被踢倒后立即爬起来向旁边的小巷跑了,其和莫小强均没有去追。另外的两名客人其只见一穿黑色衣服人向民主路方向跑。于是,其与其他人上去追,其他人追上后对他进行殴打。当其追上时,见那名男子被打侧倒在地面上,莫小强在拿一根木棍在打他的前小腿。其他人围着他并没打他。其见这样就停下脚步,与大家一起回烧烤摊收拾东西,其还听说刚才被打的人想叫人来打其等人,大家收拾完后离开不敢出来了。
侦查机关制作的辨认笔录、辨认照片证实,被告人吴志文对其参与追打被害人佀化江的地点进行了指认。
上述证据充分证实了被害人佀化江、佀传耀、付某等人因认为付某的妻子王某1被“唐某3”烧烤摊的莫小文等人调戏而首先持酒瓶打砸“唐某3”烧烤摊,并殴打“唐某3”烧烤摊的员工莫小文、吴某等人。在第一次互殴中,造成了付某、莫小文受伤,而闻讯赶来的莫小强已经打电话报警的事实;被害人佀化江、佀传耀、付某等人的行为引发了本案两次互相打斗。在第二次打斗前,付某及其妻子已经先行离开,佀化江、佀传耀则继续与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等人互殴。在这次打斗中,首先是佀传耀与莫小强、吴志文对打,莫小文与佀化江对打。佀传耀逃离现场后,莫小强、吴志文等人转而帮助莫小文对佀化江进行追打。最后造成佀化江被捅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严重后果。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的故意伤害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本院认为,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犯故意伤害罪的罪名成立。在共同的故意伤害过程中,被告人莫小文持凶器故意伤害他人,是造成佀化江死亡的主要责任人,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莫小强、吴志文积极参与了对被害人佀化江、佀传耀的追打,其二人的行为对莫小文的行为起到了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作案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通过亲属代为赔偿原告人刘某、佀云涛、佀同法的经济损失人民币8万元,并达成民事和解协议,其中莫小强获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可视为莫小文、莫小强有悔罪表现,可以酌情对其二人从轻判处。被害人佀化江、佀传耀、付某对引发本案负有过错责任,故可酌情减轻各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针对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审查,被害人佀化江与佀传耀、付某因为付某的妻子遭他人调戏后,未能采取恰当方式处理,首先持酒瓶打砸“唐某3”烧烤摊并殴打“唐某3”烧烤摊的员工,对引发矛盾负有一定过错责任。在双方第一次打斗及争执结束后,佀化江与佀传耀不愿意听从莫小文等人要求其等候警察来处理的建议,欲离开时遭莫小文阻拦后又与莫小文等人发生争执,从而引发了第二次打斗。佀化江与佀传耀的行为直接引发了第二次打斗。但因莫小文一方人员众多,在双方打斗中,被害人佀化江、佀传耀等已经逃离现场。此时,其二人对莫小文等人的不法侵害已经停止。被告人莫小文、莫小强等人仍持刀、棍等对被害人佀化江进行追赶并对其捅刺或殴打,故莫小文、莫小强的行为不具有防卫性质,不属于正当防卫。佀化江与佀传耀的行为虽对引发本案负有过错责任,但不属于重大过错。故辩护人提出莫小文、莫小强打人行为具有正当防卫并属于防卫过当、吴志文辩护人提出被害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以采纳;现有证据证明在追打被害人佀化江的过程中,只有莫小文持刀具对佀化江进行捅刺,莫小文对自己捅人凶器即折叠刀特征的描述还有其姐姐莫某2的陈述证实,并与法医对尸体检验报告所见相印证,充分证明了莫小文持单刃锐器捅刺被害人佀化江的事实。因此,本案的凶器未能找到并不影响对莫小文的定罪量刑。故莫小文辩护人提出的本案凶器没有查获,不能排除还有人使用刀具的可能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案发后,被告人莫小强、吴志文主动投案,莫小文曾亦打电话给莫某1称要去派出所自首,并在侦查人员的建议下先到附近的红十字会医院进行检查治疗后由莫某1的带领侦查人员来到医院将其抓获,莫小文的行为亦属于主动投案,三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是自首。综上,辩护人提出莫小文、莫小强、吴志文等有自首情节、被害人一方对引发本案有一定过错、各被告人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等意见,可予以采纳。
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犯罪手段、危害后果、所具备的法定从轻、减轻及其认罪、悔罪态度、赔偿情况等,本院决定对莫小文从轻处罚,对莫小强、吴志文减轻处罚。为严肃国法,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非法侵害,打击严重刑事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五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莫小文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莫小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10月19日起至2016年10月18日止)
三、被告人吴志文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10月19日起至2015年10月18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赵秀贞
代理审判员  王肖虎
代理审判员  韦宏东
二〇一四年一月××日
书 记 员  江 雨
附:本案适用法律及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1、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2、第五十七条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3、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4、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5、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一)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或者其他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犯罪嫌疑人因病、伤或者为了减轻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为投案,或者先以信电投案的;罪行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的;公安机关通知犯罪嫌疑人的亲友,或者亲友主动报案后,将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又逃跑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
犯有数罪的犯罪嫌疑人仅如实供述所犯数罪中部分犯罪的,只对如实供述部分犯罪的行为,认定为自首。
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除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还应当供述所知的同案犯,主犯则应当供述所知其他同案的共同犯罪事实,才能认定为自首。
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又翻供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但在一审判决前又能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为自首。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五十七条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人民法院应当结合被告人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情况认定其悔罪表现,并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联系人:刘华广律师

   电话:18620687902

  传真:020-38219766

  邮箱:80840903@qq.com

  地址:广州市天河路101号兴业银行大厦13楼全层(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02-2021 广州刑事辩护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