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8620687902
    广州刑事律师

    广州赵某1、王某1非法采矿一审刑事判决书

    当前位置 : 首页 >>诉讼问题

    广州赵某1、王某1非法采矿一审刑事判决书

    * 来源 :网络* 作者 : 广州刑事律师 * 发表时间 : 2018-11-8 0:10:03

    赵某1、王某1非法采矿一审刑事判决书


    云南省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8)云0421刑初75号

      公诉机关暨公益诉讼起诉人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暨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以下简称被告人)赵某1。因涉嫌非法采矿罪,于2018年2月5日被玉溪市公安局江川分局刑事拘留,经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同年3月12日被玉溪市公安局江川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江川区看守所。
      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钱某(以下简称辩护人),云南新海天律师事务所律师。诉讼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人暨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以下简称被告人)王某1。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8年4月17日被玉溪市公安局江川分局取保候审。
      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金某某(以下简称辩护人),云南新海天律师事务所律师。诉讼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检察院以江检公诉刑诉〔2018〕6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某1犯非法采矿罪,被告人王某1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8年6月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在诉讼过程中,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检察院以江检刑附民公诉〔2018〕2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书,要求被告人赵某1、王某1承担赔偿矿产资源损失费、勘测技术服务费为由,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了本案。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敏、赵璞出庭支持公诉,同时指派检查员钱瑜、王某1坤出庭支持民事公益诉讼。被告人赵某1及其辩护人钱某、被告人王某1及其辩护人金某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2017年6月,被告人赵某1为盗采磷矿石牟利,就到江川区江城镇白家营村委会竹园村后山寻找,发现山上有大量磷矿石,通过村民万某介绍,与他人转租了前竹园村黑岩子部分山地。后被告人赵某1在黑岩子周围砌了围墙、安装了铁门,并在开采矿石地搭建简易房,同时还准备了电镐、发电机、小推车等物。被告人赵某1通过朋友找到被告人王某1,双方约定了磷矿石按品位交易事项。2017年11月-12月17日期间,被告人赵某1雇请万某负责看守大门,罗某1、赵某、伍某等人在简易房内以人工开挖矿洞方式盗采磷矿石,同时雇请普俊、张某开车将开采出来的磷矿石拉到昆明市晋宁县昆阳镇以每吨20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给王某1,被告人王某1在明知磷矿石是盗来的情况下,又以每吨250-300元的价格出售给云南石玺经贸有限公司,获取利润5万余元。该采矿点于2017年12月17日被玉溪市国土局江川分局查获。经云南省有色地质局313队勘测,采矿点已形成无法恢复长约48米、宽约2.2米,平均垂直高度2.1米的坑道,总破坏深度面积111平方米,已被盗采磷矿石574吨,平均品位33.99%。经玉溪市江川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采磷矿石价值共计143500元。
      针对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现场勘验、检查、辨认笔录,鉴定意见书,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赵某1为获取非法利益,违反矿产资源管理法规,在未取得相关主管部门许可或者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在国家规划的矿区内盗采磷矿石,价值达人民币143500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人王某1明知是盗采的磷矿石仍进行收购销售,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本案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采矿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分别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被告人赵某1、王某1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坦白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可以从轻处罚。
      公益诉讼起诉人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赵某1、王某1的犯罪行为,造成国家矿产资源损失,严重侵害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请求判令二被告人连带赔偿矿产资源损失价值143500元、矿产资源勘测技术服务费36000元,共计179500元。
      被告人赵某1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罪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未提出辩解,希望法庭对其从轻处罚。对于公益诉讼起诉人要求赔偿的矿产资源损失价值143500元无异议,但矿产资源勘测技术服务费36000元应当由举证方承担。
      被告人赵某1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1非法开采磷矿的数量为574吨不准确,所依据的勘测报告是通过估算方式得出的结果;被告人赵某1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不大,具有坦白情节,当庭认罪、悔罪。被告人赵某1盗采磷矿虽然价值达143500元,但其个人从中获利较小。建议对被告人赵某1免予刑事处罚或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对附带民事部分,提出认定盗采磷矿价值143500元过高,王某1退赔的40000元应当在确定赔偿的数额中进行抵扣,勘测技术服务费36000元不应当支持。遗漏必要的共同被告,参与盗采磷矿及运输的侵害人应当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被告人王某1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罪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未提出辩解,希望法庭对其从轻处罚。对于公益诉讼部分,认为其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被告人王某1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1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获利5万余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人王某1系初犯、偶犯,具有坦白情节,当庭认罪、悔罪,主动赔偿损失40000元。建议对被告人王某1免予刑事处罚或单处罚金的辩护意见。对附带民事部分,提出被告王某1没有为采矿的行为提供过人员、工具,其本人也没有参与过采矿,所以公益诉讼起诉书认定王某1非法采矿的事实不成立。被告王某1的行为与矿产资源遭受破坏二者之间无因果关系,遗漏必要的共同被告,参与运输的驾驶员也应当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综上,请求驳回公益诉讼人对被告王某1提起的附带民事部分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7年6月,被告人赵某1为盗采磷矿石牟利,就到江川区江城镇白家营村委会竹园村后山寻找,发现山上有大量磷矿石,通过村民万某介绍,与他人转租了前竹园村黑岩子部分山地。后被告人赵某1在黑岩子周围砌了围墙、安装了铁门,并在开采矿石地搭建简易房,同时还准备了电镐、发电机、小推车等物。被告人赵某1通过朋友找到被告人王某1,双方约定了磷矿石按品位交易事项。2017年11月-12月17日期间,被告人赵某1雇请万某负责看守大门,罗某1、赵某、伍某等人在简易房内以人工开挖矿洞方式盗采磷矿石,同时雇请普俊、张某开车将开采出来的磷矿石拉到昆明市晋宁县昆阳镇以每吨20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给王某1,被告人王某1在明知磷矿石是盗来的情况下,又以每吨250-300元的价格出售给云南石玺经贸有限公司,获取利润5万余元。该采矿点于2017年12月17日被玉溪市国土局江川分局查获。经云南省有色地质局313队勘测,采矿点已形成无法恢复长约48米、宽约2.2米,平均垂直高度2.1米的坑道,总破坏深度面积111平方米,已被盗采磷矿石574吨,平均品位33.99%。经玉溪市江川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采磷矿石价值共计143500元。
      另查明,案发后被告人王某1主动缴纳涉案款40000元到公安机关。被告人赵某1于2018年8月16日向玉溪市国土资源局江川分局指定的账户缴纳赔偿款1435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违法线索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国土资源违法案件调查报告、取保候审决定书、到案经过、抓获经过、被告人赵某1的供述、被告人王某1的供述、对普俊的询、讯问笔录、对赵某的询、讯问笔录、对万某的询、讯问笔录、对伍某的询、讯问笔录、对张某的讯问笔录、对董某、浦某、沈某1、沈某2、王某2、白某、李某1、李某2、熊某、王某3、罗某2、杨某的询问笔录、磷矿石过磅清单、磷矿石运输记录本、售车协议、承包合同、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证件复印件、作案工具照片、勘测报告、矿产资源勘测情况告知书、价格认定结论书、矿产资源价格认定结论告知书、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现场辨认笔录及照片、扣押笔录、决定书、清单、发还清单、证据先行登记保存通知书、证据保存清单、接受证据清单、收条、发还清单、玉溪市国土资源局江川分局移送材料及证据清单、情况说明、随案移送清单、公益诉讼案件相关材料、户口证明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辩论,能相互印证,证明了查明事实,且证据收集程序合法,应认定为本案有效证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某1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到玉溪市江川区江城镇白家营村委会竹园村后山开采磷矿石,价值达143500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被告人王某1明知是犯罪所得而予以收购销售,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告人赵某1、王某1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案发后,被告人王某1积极退赃,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1犯非法采矿罪;被告人王某1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赵某1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1非法开采磷矿的数量为574吨不准确,所依据的勘测报告是通过估算方式得出的结果,本院认为,实物存在的以实物为准,实物不存在的以鉴定结论为准,公诉机关提供的鉴定意见程序合法,鉴定的方法科学合理,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提出被告人赵某1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不大,具有坦白情节,当庭认罪、悔罪,与事实及法律规定相符,予以采纳。建议对被告人赵某1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与被告人赵某1的犯罪事实及罪责刑不符,不予采纳。被告人王某1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1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获利5万余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所提交的证据形成了证据锁链,证实了指控的事实,即被告人王某1犯罪所得非法利益为4-5万余元,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提出被告人王某1系初犯、偶犯,具有坦白情节,当庭认罪、悔罪,与事实及法律规定相符,予以采纳。建议对被告人王某1免予刑事处罚或单处罚金的辩护意见,与被告人王某1的犯罪事实及罪责刑不符,不予采纳。
      案发后,被告人王某1缴纳涉案款40000元到公安机关,虽然收条载明“今收到王某1主动交到公安机关赔偿损失的现金人民币4万元(40000元)”,但不能据此而改变该款项的性质,该款项系被告人王某1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利益,所以该款项性质应为犯罪非法所得。
      对附带民事部分,被告人赵某1的犯罪行为,侵害了国家矿产资源的所有权,造成了国家矿产资源的灭失,破坏了生态环境,除依法承担刑事责任外,还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人赵某1的诉讼代理人提出认定盗采磷矿价值143500元过高的辩解,对该问题在刑事部分已作评判,在此不再重复,对该辩解不予采信。提出王某1退赔的40000元应当在确定赔偿的数额中进行抵扣的辩解,该40000元系被告人王某1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获得的非法利益,不属于赔偿款,不应当进行抵扣,对该辩解不予采信。提出勘测技术服务费36000元不应当支持的辩解,本院认为,该鉴定结论系认定被告人赵某1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以及罪行轻重的重要依据,属于侦办刑事犯罪案件的必要支出,由此,不应当纳入民事赔偿范围,对该辩解予以支持。提出遗漏必要的共同被告,参与盗采磷矿及运输的侵害人应当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本院认为,被告人赵某1的犯罪行为造成了本案经济的损失,参与盗采磷矿及运输的人员系赵某1雇请,该部分人员得到的只是劳务报酬,而没有获得非法利益或者是利润,没有利益不承担责任,对该辩解不予采信。被告人王某1的诉讼代理人提出王某1没有为采矿的行为提供过人员、工具,其本人也没有参与过采矿,所以公益诉讼起诉书对王某1非法采矿的事实不成立,被告王某1的行为与矿产资源遭受破坏二者之间无因果关系,请求驳回公益诉讼人对被告王某1提起的附带民事部分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本案矿产资源被盗所造成的损失,系被告人赵某1的犯罪行为导致,与被告人王某1的犯罪行为没有必然的联系,盗采矿产资源系被告人赵某1个人所为,二被告人所犯罪行不一致,且无共同预谋及共同意思联络,由此,该损失应由被告人赵某1承担赔偿,被告人王某1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该辩解予以采纳。提出遗漏必要的共同被告,参与运输的驾驶员也应当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此前述已作评判,在此不再重复,对该辩解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检察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赵某1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王某1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三、由被告赵某1赔偿磷矿石损失人民币143500元至玉溪市国土资源局江川分局指定的账户,由玉溪市国土资源局江川分局组织进行植被恢复。
      四、驳回公益诉讼起诉人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检察院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随案移送被告人王某1缴纳的非法所得人民币400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T型卷扬机一台、小推车四辆、发电机一台、普通电焊机一台、电镐三个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李应梁
    审 判 员  代留平
    审 判 员  唐炳丽
    人民陪审员  杨 昆
    人民陪审员  张 平
    人民陪审员  董周富
    人民陪审员  董正义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石海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