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8620687902
    广州刑事律师

    广州朱某某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一审刑事判决书.txt

    当前位置 : 首页 >>强制措施

    广州朱某某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一审刑事判决书.txt

    * 来源 :网络* 作者 : 广州刑事律师 * 发表时间 : 2019-4-28 7:25:50
    朱某某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一审刑事判决书


    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8)鄂0117刑初480号

      公诉机关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朱某某,无业,案发前暂住阳逻街老棉纺厂原江城宾馆二楼客房。1990年8月15日因犯抢劫罪、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2009年9月14日因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13年8月8日因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2014年3月3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8年3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看守所。
      辩护人***军,湖北安达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检察院以武新检刑诉[2018]45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朱某某犯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于2018年9月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新洲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再英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朱某某及其辩护人***军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8年1至3月期间,被告人朱某某多次向陶某、曾某、王某等人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果")。2018年3月23日,民警在朱某某的暂住房间外查获前来购买毒品的陶某、曾某,并从曾某车内查获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1瓶(净重0.46克)。民警随即对朱某某的暂住房进行搜查,从其房间沙发上查获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晶体颗粒(冰毒)1包(净重25.68克),从其“GUCCI"皮包中查获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2瓶(净重共57.43克),从其“都宝路"皮包中查获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32包(净重共112.29克)、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晶体颗粒21包(净重共9.16克)。民警同时查获1枝手枪(枪内有5枚子弹)。公安机关对上述疑似毒品和手枪、子弹予以扣押。经称量、取样和送检,上述疑似毒品的晶体颗粒和片剂净重共计205.02克,经武汉市公安毒品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上述送检检材中均检出毒品甲基苯丙胺成分。经武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送检的手枪系以火药为动力的自制手枪,具有致伤力,认定为枪支;枪内5枚子弹,其中2枚为64式7.62㎜手枪弹,3枚为自制子弹。
      公诉机关举出了相应的证据证明上述事实,认为被告人朱某某明知是毒品而故意非法贩卖,所贩卖的毒品甲基苯丙胺净重205.02克,同时其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应当以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刑事责任。朱某某系累犯、毒品再犯。
      被告人朱某某对起诉指控的涉案毒品数量不持异议,但对指控其贩卖毒品的事实予以否认,认为其没有贩卖毒品,公安机关查获的毒品是用于自己或招待朋友吸食的,其应该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同时,朱某某对起诉指控的非法持有枪支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对指控朱某某犯非法持有枪支罪的罪名和适用法律不持异议;2.指控朱某某贩卖毒品的证据不足,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量刑。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朱某某于案发前暂住在武汉市新洲区阳逻街老棉纺厂原江城宾馆二楼东头南侧第一间客房。2018年3月23日11时许,公安机关接到群众匿名举报称阳逻街老棉纺厂原江城宾馆二楼客房内有人吸毒并藏有大量毒品的线索后,即迅速组织警力到达现场布控。民警在原江城宾馆附近及宾馆二楼过道内分别查获准备到宾馆二楼客房找朱某某购买毒品的吸毒人员陶某、曾某和王某。民警随即对朱某某所住房间进行搜查,从沙发上查获净重25.68克的1包透明塑料袋装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晶体颗粒(冰毒),从沙发上一个“GUCCI"牌皮包内搜出净重57.43克的2瓶铝制小瓶装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红绿色混合片剂(俗称“麻果"),从一个棕色“dubaolu"皮包内搜出净重19.92克的2包蓝色塑料袋装红绿色混合片剂、净重56.88克的9包白色透明塑料袋装红绿色混合片剂、净重35.49克的21包白色透明塑料袋装红色片剂、净重9.16克的21小包白色透明小塑料袋装晶体颗粒,此外,民警还从“GUCCI"牌皮包内搜出一支银色自制钢质手枪(枪内有5枚子弹)和一把折叠钢刀,从曾某车内搜出净重0.46克的金色金属瓶装5颗红色片剂。上述物品均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扣押。公安机关另扣押了朱某某银行卡4张、现金人民币8000元、美元45元、手机5部(苹果7s、苹果5、三星、VIVO、杂牌黑色手机各一部)、金银首饰若干(黄金戒指、黄金坠子、白金钻戒)以及6个“麻果壶"、吸管、剪刀、锡纸等吸毒工具。民警随后将朱某某、陶某,曾某、王某传唤到案,次日将朱某某刑事拘留。同日,经公安机关现场检测,陶某、曾某、王某、朱某某四人的尿样检测结果甲基安非他明均呈阳性。经称量、取样、送检及武汉市公安毒品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从朱某某住处及曾某车内查获的疑似毒品晶体颗粒、片剂共净重205.02克,均检出毒品甲基苯丙胺成分。经武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送检的1支手枪系以火药为动力的自制手枪,具有致伤力,认定为枪支;枪内5枚子弹,其中2枚为64式7.62㎜手枪弹,3枚为自制子弹。经查,2018年1月至3月期间,朱某某多次向陶某、曾某、王某等人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剂。
      另查明,1990年8月15日,朱某某因犯抢劫罪、盗窃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2009年9月14日因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13年8月8日,因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2014年3月3日刑满释放。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陶某的证言。主要内容为:今天曾某开车将我带着一起到阳逻街中商平价后面(原江城宾馆)是准备找朱某某购买毒品。我总共找朱某某买过六次毒品“麻果",最近一次购买是2018年3月22日2时许。我打电话给朱某某说拿东西(指“麻果"),他问我要多少钱的,我说拿三百块钱的,然后我在阳逻摩尔城附近叫了一辆的士,在肯德基门口下车,然后走路到江城宾馆,在宾馆左手边保安亭的巷子里面,用微信转账了三百元钱到朱某某的微信上,然后我又给朱某某打电话,让他把东西丢下来。我等了几分钟,朱某某从二楼的窗户丢下一小袋东西,我拿起来看了一下,白色透明小塑料袋里面装了十颗“麻果",交易完成后我就走了。我用同样的方式分别于2018年3月19日20时48分以微信转账的方式转了580元给朱某某购买了18颗“麻果",2018年3月17日2时5分微信转账300元购买了10颗“麻果",2018年3月3日14时01分微信转账300元购买了10颗“麻果",2018年2月27日20时57分微信转账300元购买了10颗“麻果",2018年2月8日13时36分微信转账600元购买了20颗“麻果"。有时候我是跟曾某一起去的,有几次,但都是曾某给的钱,也是曾某去交易的。朱某某的微信我存的名字叫A朱老板,微信号是×××,他的手机号是150××××1930。我以前在外面玩的朋友张康找朱某某时我跟着一起去认识他的。3月22日下午我和曾某在车上吸了“麻果",3月23日天刚亮又和他在阳光大道城市便捷酒店508房间每人吸了几颗。桌子上的5颗“麻果"是用一个黄色金属小罐子装着,放在我本田雅阁车手套箱里,是我找朱某某买了后没有吃完剩下的,这是我一个人的,我主动告诉了民警。
      2.证人王某的证言。主要内容为:我今天到阳逻街阳光大道中商平价肯德基小巷往永乐家具城路边原江城宾馆废弃客房内准备找朋友朱某某拿点“东西"(指毒品“麻果"),刚从侧门上二楼在过道内被警察控制并带到派出所来,警察在办案区内对我进行人身搜查时从我黑色夹克内搜到一小塑料袋装两颗毒品“麻果"及少量“油"。“找朱某某拿点东西"就是找他购买毒品。我认识朱某某很早了,我2012年吸毒期间就认识了朱某某,并知道他在卖毒品。我最近这一个月时间内,找朱某某买过3、5次毒品“麻果"。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有一次是上个星期天3月18日中午13点左右,我在阳逻街天鹅宾馆403号客房内打电话联系朱某某,说我要拿400元十个“东西",他就要我到老正街电影院门口等他。我到现场后看他已经在等我了,样子好像比较急,我用手机登陆支付宝转给朱某某支付宝400元,他给了我一包透明塑料袋装的“麻果"有10颗。我说能不能多给我一颗,朱某某从随身携带的挎包内搜出一塑料袋装的10颗毒品“麻果"出来,他准备从塑料袋内抠一颗出来送给我,但他可能比较急且当时现场有些人不方便,于是把这10颗“麻果"装的小塑料袋都给了我。当时朱某某没有多说什么,我们都心里清楚,这10颗算赊的,我有钱了再给他。我昨天上午9点去江城宾馆一楼门口,打算再找朱某某买点“油",他说没有,我就顺便把18日当天赊的400元毒资还了200元现金给他,然后离开了。另一次是3月1日18点左右,我先电话联系他说要拿300元“东西",问他在哪里,他回答说在江城。随后我到朱某某位于原江城宾馆他住的客房窗户楼下,通过支付宝转账给他300元,朱某某从2楼窗户往下丢了一包“麻果",我捡起来就回到天鹅宾馆403号房。应该是10颗“麻果",因为每次我在朱某某手上购买毒品后都会看一看有多少颗,每次购买价格30元每颗、40元每颗、50元每颗不等,我转账给他后他给几颗“麻果"我就拿几颗。根据支付宝内我与朱某某使用的昵称为“惜人"的转账记录:3月1日18时21分转账300元、3月4日15时45分转账300元、3月8日21时38分转账200元、3月8日21时50分转账400元、3月18日13时46分转账400元,我转账给朱某某的这些钱都是找他购买毒品转的钱。昨天晚上7、8点钟,在天鹅宾馆403号房间内,我一个人吃的毒品,吃了一、两颗,毒品是我之前找朱某某买的没吃完剩下的,我是用烫吸的方式吸食的。公安机关机关对我的尿液进行M-AMP(甲基苯丙胺“麻果")测试板测试,显示的结果是阳性。
      3.证人夏某的证言。主要内容为:我和朱某某是朋友关系。2006年胡某某委托我处理阳逻永生棉纺厂的大部分事务,2007年我朋友租棉纺厂一栋五层大楼改建成宾馆营业,营业两三年后因合伙过程中有分歧,2012年散伙停业,宾馆一直闲置。2016年阳逻街城管将一楼租去做办公室,二、三、四、五楼都空着。去年,朱某某找我说他离了婚,自己也没有屋,希望能在原江城宾馆找个空房落个脚。因为楼上一直闲置没水没电,我没有同意。后来厂区有个浙江的商户找我说他们厂里有些员工没地方住,于是我安排原江城宾馆三楼的四、五间房供他们做宿舍,水电都是浙江商户接的。于是我顺便将二楼的水电也接了,去年四五月份让朱某某在二楼东头南侧第一间客房居住,没有收租金。我知道朱某某吸毒。
      4.辨认笔录。证人陶某在见证人的见证下,从一组12张不同男子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6号就是多次贩卖毒品给其的男子朱某某。违法行为人曾某在见证人的见证下,从一组12张不同男子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3号(朱某某)就是多次贩卖毒品给他的男子。
      5.扣押决定书3份,扣押清单2份,提取、扣押、称量、取样笔录,扣押、称量、取样告知书,检定证书,现场照片,涉案物品照片,自制手枪照片,毒品称量、取样照片,手机照片,涉案物品入库清单、涉案物品处理出库清单、涉案物品调用入库清单。证实了公安机关从朱某某暂住处进行搜查的情况,对所有查获的疑似毒品予以扣押、称量、取样、出入库的情况,以及查获的枪支弹药、折叠刀、吸毒工具和其他物品的情况。公安机关共提取疑似毒品检材48份。
      6.毒品检验鉴定书、鉴定书。证实经武汉市公安毒品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送检的48份检材均检出毒品甲基苯丙胺成分。经武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送检的1支手枪认定为枪支,枪内2枚子弹为64式7.62㎜手枪弹,3枚子弹为自制子弹。
      7.支付宝和微信聊天记录照片、毒品交易转账记录。证实陶某、曾某、王某以微信聊天方式向朱某某多次求购毒品,然后通过支付宝或微信向朱某某转账的事实。
      8.尿液检测板对尿样检测的照片、现场检测报告书、民警执法资格证书。证实陶某、曾某、王某、朱某某于案发当日尿检结果甲基安非他明呈阳性。
      9.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本案受理、立案的情况。
      10.抓获经过。证实朱某某的到案经过。
      11.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1份。证实公安机关多次以电话、登门等方式联系曾某重新制作证人询问笔录,但曾某拒绝配合调查并失联。
      12.刑事判决书3份、罪犯档案资料、涉案人员身份信息。证实朱某某的身份、被判刑及刑满释放等情况。
      13.被告人朱某某的供述与辩解。其于2018年3月23日供述的主要内容为:2018年3月23日中午,我在阳逻街老棉纺厂原江城宾馆二楼东头南侧第一间客房内睡觉,几个便衣警察冲进来,当着我的面从客房沙发上一个棕色dubaolu皮包内搜出2包蓝色塑料袋装毒品“麻果"、30包白色透明塑料袋装“麻果"、21小包白色透明小塑料袋装毒品“油"。在沙发上一个古奇牌皮包内搜出一把自制钢制手枪、2瓶铝罐装“麻果"、一把折叠钢刀。公安机关当着我的面对这些毒品进行了称量,总重量有205余克。公安机关搜出的钢制手枪是我自制的,我对手枪的构造比较了解,枪身的钢材是我在武钢厂区内玩时看到的一块钢,当时我用车床将这块钢材车成手枪大小,再将钢材带回去自己手工打磨,扳机、击锤、手柄、弹夹都是之后我打磨好拼装在一起的,五颗子弹是在汉口老陈(贩毒给我的那个中年男)手里以五十元每颗的价格购买的。我一起的朋友、熟人都知道我手里有大量毒品,他们大多是吸毒的,有时会找我拿毒品吸,我也是花钱买的,也不能白送给他们吸,他们从我手里拿时都是成本价(二十五、六元每颗的价格)给他们。陶某之前吸毒一直是在我手里拿,之前我都是免费给他吸,之后他吸食量大了,我就成本价给他毒品,也就是最近一个月,他在我手里拿过两次,两次都是拿10颗,微信转账300元给我。王某吸食的“麻果"都是我提供的,她花钱拿过没有我搞忘记了。我支付宝账号是用15×××10手机号注册的。
      其于2018年4月20日供述的主要内容为:我随身携带这么多毒品是准备用于帮夏某招呼客人,他不知道。我与王某、曾某、陶某微信、支付宝有多次转账记录,是我成本价与他们交易毒品“麻果",因为关系好才会给他们,不存在贩卖毒品给他们。他们购买这么大量的毒品是做什么,我并不知道。我是花28元每颗的价格购买的,以上三人每次在我手里拿毒品都是按30元每颗的价格给他们,所以每颗我只赚其差价2元钱。曾某在2018年3月19日至3月22日4天时间里的确找我拿了将近200颗毒品“麻果",但他拿这么多是做什么,我是真不知道。这200颗“麻果"我也是按30元每颗的价格卖给曾某的,这10多次交易都是曾某到江城宾馆来找我拿的,每次都是用微信支付给我钱,每次交易的数额和金额我都不记得,以手机为准。我与王某、陶某交易的毒品“麻果"也是按30元每颗的价格,具体数额、金额我也不记得了,都是微信、支付宝支付的,手机里都有记录,具体情况以我、王某、陶某使用的手机显示为准。我的手枪是2014年夏天花了500元在武汉二七路边地摊上购买的,买枪时没有子弹,外观很粗糙,买回后我将外观锉光滑了。子弹是我在汉口老陈(卖毒品给我的人)手里购买的,每颗50元。我买枪一是出于对枪的爱好,二是用于防身。
      本院认为,被告人朱某某明知是毒品而故意非法贩卖,所贩卖的毒品甲基苯丙胺净重205.02克,其行为侵犯了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和公民的生命健康,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朱某某还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的自制手枪1支,其行为侵犯了公共安全和国家对枪支、弹药的管理制度,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朱某某因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系累犯和毒品再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朱某某在侦查和审查起诉阶段如实供述自己非法持有枪支的犯罪事实,在庭审中自愿认罪,系坦白,依法对其犯非法持有枪支罪从轻处罚。朱某某犯两罪,依法对其实行并罚。
      关于被告人朱某某及其辩护人提出查获的毒品是朱某某用于自己或招待朋友吸食,朱某某没有贩卖毒品,指控朱某某贩卖毒品证据不足,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对朱某某定罪量刑的意见。经查,(一)证人陶某证实案发当日其与曾某一起到朱某某暂住地附近准备找朱某某购买毒品,王某也证实其于案发当日准备找朱某某购买毒品并上到宾馆二楼过道。两证人还同时证实2018年1月至3月期间,朱某某多次向两人贩卖毒品的事实。此外,陶某辨认出朱某某。(二)陶某、王某与朱某某的微信聊天记录、微信和支付宝转账记录等证据,与陶某、王某的证言相吻合,印证了朱某某此前多次向两人贩卖毒品的事实。(三)曾某的证言因系公安机关在行政执法过程所收集、制作,未在刑事诉讼程序中重新收集、制作,故该证言不能作为刑事证据使用。但公安机关依法取得的曾某的辨认笔录、曾某与朱某某的微信聊天记录、微信和支付宝转账记录等证据,能作为刑事证据使用,并能证实朱某某此前多次向曾某贩卖毒品的事实。(四)陶某、曾某、王某等人于案发当日尿检结果呈阳性等证据,可证实朱某某此前向陶某、曾某、王某等人贩卖的物品是毒品。(五)朱某某在公安机关亦明确供述自己多次按30元每颗的价格向陶某、曾某、王某等人贩卖毒品“麻果",并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的事实。综上,全案证据已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证实2018年1月至3月期间,朱某某多次向陶某、曾某、王某等人贩卖毒品“麻果",案发当日陶某、曾某、王某准备找朱某某购买毒品被查获的事实。朱某某主观上有贩卖毒品的故意,客观上有多次向多人贩卖毒品的经历,其非法持有的毒品数量明显超过个人吸食所需数量,故其行为应构成贩卖毒品罪,而不是非法持有毒品罪。贩毒人员被抓获后,对于从其住所、车辆等处查获的毒品,一般均应认定为其贩卖的毒品,故对本案中公安机关查获的全部毒品,应认定为朱某某所贩卖的毒品。朱某某辩解称自己没有贩卖毒品,查获的毒品是自己活招待朋友吸食的,以及其辩护人提出指控朱某某贩卖毒品证据不足,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对朱某某定罪量刑的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与法律规定相悖,本院不予采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二、七款、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五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朱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万元,附加剥夺政治权利五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万元,附加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24日起至2033年9月23日止。没收财产款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次日起五日内缴纳。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刑期,从徒刑执行完毕之日或者从假释之日起计算;剥夺政治权利的效力当然施用于主刑执行期间。)
      二、将公安机关扣押的毒品甲基苯丙胺205.02克、自制手枪1支、子弹5枚、折叠刀1把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陆 昕
    审 判 员 李 莅
    人民陪审员 张 莉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吴鹤峰

    关键词:
    朱某某一审刑事判决书.txt 朱某某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一审刑事判决书.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