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8620687902
    广州刑事律师

    广州朱某破坏监管秩序一审刑事判决书.txt

    当前位置 : 首页 >>强制措施

    广州朱某破坏监管秩序一审刑事判决书.txt

    * 来源 :网络* 作者 : 广州刑事律师 * 发表时间 : 2019-4-28 12:59:10
    朱某破坏监管秩序一审刑事判决书


    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8)黔23刑初37号

      公诉机关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朱某。因犯寻衅滋事罪于2014年10月28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一个月,2015年6月15日刑满释放。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7月19日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6年9月12日在贵州省兴义监狱服刑至今。
      辩护人金志娟,贵州桥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以黔西南检执检刑诉〔2018〕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朱某犯破坏监管秩序罪一案,于2018年9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1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发、谭政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朱某及其辩护人金志娟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3月30日16时40分许,一监区一分监区罪犯收工回监舍楼的过程中,因刑期讨论问题,被告人朱某在篮球场处用拳头殴打罪犯刘某1的头部。贵州省兴义监狱于2017年4月28日对朱某给予警告处罚。
      2017年7月26日,在习二栋三楼习艺劳动现场,因劳动问题,被告人朱某用拳头殴打罪犯组长陆某脸部两拳。贵州省兴义监狱于2017年8月3日对朱某给予扣考核分55分的处罚。
      2017年9月20日上午8时40分许,在习二栋三楼,被告人朱某到民警办公室向副监区长罗某申请调监区改造无果,回到习艺现场后,将劳动工具摔在地上。同日9时26分许,分监区警察郭某在习二栋三楼民警办公室对被告人朱某进行谈话教育。被告人朱某出门时用手摔砸办公室门,后转身用拳头击打郭某脸部。贵州省兴义监狱于2017年9月30日对朱某给予禁闭处罚。
      2018年4月19日9时许,在习一栋一楼的习艺劳动现场,被告人朱某因怀疑罪犯李某1故意挑拨被告人朱某和监管警察的关系,用右手和左手先后打了李某1脖子两下,后用凳子凳面朝李某1的头、颈部砸了三下。
      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证据证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五条的规定,认为被告人朱某的行为构成破坏监管秩序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且朱某在服刑期间犯罪,应数罪并罚。
      被告人朱某对指控其殴打他人的事实无异议,提出“我承认殴打干警和监狱罪犯,但之前已经受到处理,不应把已经处理的事实加上来起诉,不应构成犯罪”的辩解,其辩护人以“朱某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进行辩护。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朱某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7月19日被本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6年9月12日投入贵州省兴义监狱服刑,至今尚无减刑。朱某在监狱服刑期间多次殴打他人,具体事实如下:
      一、2017年3月30日16时40分许,一监区一分监区罪犯收工回监舍楼的过程中,因刑期讨论问题,被告人朱某在篮球场处用拳头殴打罪犯刘某1的头部。贵州省兴义监狱于2017年4月28日对朱某给予警告处罚。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贵州省兴义监狱罪犯行政处罚审批表》:证实2017年3月30日16时45分,被告人朱某在监区罪犯收工回监二栋监舍楼的过程中,在监舍大门处与罪犯刘某1发生口角,出手殴打刘某1。兴义监狱给予朱某警告处分一次。
      2、《贵州省兴义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7)黔2301刑初351号》:证实2017年3月30日16时40分许,兴义监狱一监区一分监区罪犯收工回监舍途中,因刑期讨论问题,朱某在篮球场处用拳头殴打被告人刘某1的头部,经在场干警制止后分开。17时44分许,刘某1看见朱某被约束带拷在一分监区监舍楼道入口铁门处,因被打后不服气,随即用监室内的蓝色塑料凳砸伤朱某头部和脸部,造成朱某轻伤二级。2017年7月10日,兴义市人民法院判决认定刘某1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3、被害人刘某1陈述:2017年3月30日16时许,收工集合完起身回监的时候,我对朱某说:“你走路的姿势低调点嘛。”在收工回监舍的途中,我和同改李某2交流刑期的事,说不知道无期死缓是否坐得出去也是一回事。刚好走进风坝篮球场的时候,突然我侧面有人打我头部几拳,我看到是朱某打我,还没来得及还手,干警就把我们拉开了。后我看见朱某被约束带控制在楼道铁门处,我感觉眼睛和嘴巴有些疼痛,心里不服气,就回到一号室顺手就从进门的左手边拿起一个塑料凳,随即跑向朱某,用手中的凳子向朱某的头部砸了两下。后我被干警送到禁闭室。
      4、证人李某2证言:2017年3月30日下午收工回监舍的路上,走在我前面的同改刘某1和我右前方的朱某在说话,说什么我没有注意。队列走进风坝篮球场的时候,刘某1就转过头来对我说刑期长的可能要坐死在监狱里面,当时我没有说话,只是对刘某1笑了一下。刘某1刚说完这句话,旁边的朱某就冲向刘某1用拳头打刘某1的头部,我上前去拉朱某没有拉开,范元棚指导就拉开刘某1,警官就把朱某和刘某1带走了。
      5、证人何某1证言:2017年3月30日16时40分左右,我们收工集合走上坡路的时候,队列中的刘某1说朱某走路的姿势是“款天步”。他们两人一直说着话走的,走到风坝篮球场的时候,突然看到朱某用左手抱着刘某1的脖子,同时用右手打刘某1的头部和腹部,我认为他们是在开玩笑,后看到刘某1还手打朱某,我们就上前把两人拉开了。旁边有同改问朱某是怎么回事,朱某说“他说老子刑期长,活不出去。”接着警官就把他们两个带走了。吃完饭我就回监舍,直到朱某从医院回来之后,我才知道朱某和刘某1又打了一架。
      6、证人徐某证言:2017年3月30日16时40分左右,我们在收工回监二栋途中,朱某和刘某1在我左前方相互开玩笑讽刺对方。走到风坝篮球场的时候,我听见刘某1对朱某说:“如果你不稳倒点,你这个刑期坐得出去不?”朱某没说什么就上前用手勒着刘某1的脖子,用右手打刘某1的头部,我就上前去隔开他们。
      7、被告人朱某供述和辩解:2017年3月30日16时30分左右,收工回监舍走到风坝大门的时候,刘某1说我做劳动认真得很,他想做就做。我说我的刑期和你不能比,没办法。刘某1说我可能要坐死在里面。我听后很生气,就冲上前用拳头打了刘某1的头部两拳,就被干警拉开。范指导把我带到分监区办公室,警官给我戴上约束带批评教育,后把我拷在监舍楼道口的铁门内。后来我被刘某1用塑料凳砸头部和脸部,干警送我去监狱医院治疗。
      二、2017年7月26日,在习二栋三楼习艺劳动现场,因劳动问题,被告人朱某用拳头殴打罪犯组长陆某脸部两拳。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兴义监狱计分考核罪犯加(扣)分审批表》:证实被告人朱某因殴打罪犯陆某,依据《贵州监狱计分考核罪犯实施细则(试行)》第三十九条一款二十六项的规定,给予扣55分的处罚。
      2、被害人陆某陈述:我是兴义监狱十一监区的改造罪犯。2017年7月26日14时左右,在习二栋三楼的劳动现场,朱某从岗位上站起来拍机台发牢骚说活难干得很,我就叫他坐下来,有什么话好好说。朱某突然朝我的脸部打了两拳,后被其他罪犯拉住。
      3、被告人朱某的供述和辩解:2017年的七八月份,因为组长陆某故意针对我,我打了他两拳。
      三、2017年9月20日上午8时40分许,在习二栋三楼,被告人朱某到民警办公室向副监区长罗某申请调监区改造无果,回到习艺现场后,将劳动工具摔在地上。同日9时26分许,分监区警察郭某在习二栋三楼民警办公室对朱某进行谈话教育。朱某出门时用手摔砸办公室门,后转身用拳头击打郭某脸部。贵州省兴义监狱于2017年9月30日对朱某给予禁闭处罚。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罪犯禁闭审批表》:证实2017年9月20日被告人朱某袭击分监区民警郭某,造成干警郭某脸部左侧颧骨外侧处1.5cm擦伤、右手小手臂外侧3处抓伤,兴义监狱于2017年9月30日决定对朱某禁闭15日。
      2、民警郭某受伤照片:证实干警郭某脸部、手上有划伤。
      3、被害人郭某陈述:我是兴义监狱十一监区一分监区民警。2017年9月20日早上9时30分许,有罪犯向我汇报朱某在习艺现场砸劳动工具。我就把朱某叫到监区办公室了解情况。在谈话过程中,朱某往门外走,我也站起来,朱某走到门边的时候,将门狠狠地摔往墙上,并突然转身舞拳朝我冲过来,一拳打在我左脸颊上,我脸颊受伤流血。
      4、证人曹某证言:我是兴义监狱十一监区二分监区服刑罪犯。2017年9月20日上午10时20分左右,我和包某在监区门口听到分监区办公室门响,声音还比较大,我就和包某跑过来,看见朱某出手打郭警官。
      5、证人包某证言:我是兴义监狱十一监区二分监区服刑罪犯,岗位是安全员。2017年9月20日10点过,听见民警办公室门被砸响,就跑过去看,见朱某打了郭警官左脸两拳。
      6、证人穆某1证言:我是兴义监狱十一监区一分监区服刑罪犯。2017年9月20日上午,听见分监区办公室门响后,看见包某进了办公室,就赶快跑过去,看见王兴忠队长和包某抱着朱某,朱某还在反抗,我也过去帮助制止把朱某按在地上。看见郭某队长的左脸上受伤,有个小口子,还流血。听说是朱某把郭队长打伤的。
      7、证人江某证言:我是兴义监狱十一监区一分监区警察。2017年9月20日9时40分许,我在习二栋三楼分监区办公室写材料,民警王某在做资料。郭某带罪犯朱某进办公室了解朱某在习艺现场摔塑料盘子违反监规纪律情况。朱某出门时,做出摔门的动作,突然转身举起拳头朝民警郭某脸部用力的打了两下。我和王某立即起身上前拉住朱某,还有几个人进来一起将朱某控制住。
      8、证人王某证言:我是兴义监狱十一监区二分监区副分监区长。2017年9月20日上午9时35分左右,我在习二栋三楼民警办公室做资料,当时民警江某也在办公室。干警郭某找罪犯朱某到办公室进行教育谈话。朱某出去开门,突然用力把门往墙上砸,顺势转身用右拳一拳打在郭某的左脸上,然后又打了两拳。我立即站起来上前制止,江某也过来拉朱某,干警王兴忠和几名罪犯从外面进来将朱某控制住。
      9、被告人朱某供述和辩解:2017年9月20日上午8点半后,我找罗某副监区长汇报想调监。回到习艺现场后,由于心情不顺,随手摔了劳动用的盘子。十分钟之后,安全员叫我去干部办公室说是干部找我。郭某警官就和我谈话,我起身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心里不满,就使劲拉门摔碰在墙上响了一大声,回头看见郭某警官也站了起来,我以为他要打我,就先出手打了他脸部两三拳。
      四、2018年4月19日9时许,在习一栋一楼的习艺劳动现场,被告人朱某因怀疑罪犯李某1故意挑拨被告人朱某和监管警察的关系,用右手和左手先后打了李某1脖子两下,后用凳子凳面朝李某1的头、颈部砸了三下。
      1、物证:被告人朱某打砸李某1头部时使用的凳子一张。
      2、兴义监狱《门急诊登记本》、黔西南州人民医院《CT检查报告单》、《放射检查报告单》:证实2018年4月19日,黔西南州人民医院对被害人李某1头颅外伤CT成像和颈正侧位DR两个项目进行检查。兴义监狱《门急诊登记本》载明李某1后枕部下10cm处轻微擦伤,未见出血。
      3、被害人李某1陈述:我在兴义监狱四监区二分监区服刑改造。2018年4月16日晚上,分监区警察李建佳找我谈话,问我是不是要指使朱某打监区指导员和分监区长。后我将此事告诉朱某,朱某多次催促我去向警察李建佳问清楚是谁说的。4月19日9时在习艺楼1楼劳动时,朱某又要求我去问清楚此事,我说你不要乱骂,我会去问的,他就用右手打了我嘴部一拳,左手打了我脖子一拳,用他坐的凳子打了我头部三下,其中一下打到我的颈背部。旁边的人把朱某拉开后,朱某就被民警叫走,我被送去监狱医院。
      4、证人刘某2的证言:我在兴义监狱四监区二分监区服刑改造。2018年4月19日9时左右,在习艺楼1楼劳动时,我坐在朱某对面。朱某要求李某1去向民警问清楚打干部的事情,李某1叫朱某不要骂人,朱某用右手横着打在李某1的脸上,站起来左手打了李某1脖子一拳,又扯脱固定凳子的钢丝,用凳子打了李某1头部三下,一下打在背部。后李某1被送去医院。听说之前李某1跟朱某说,干部说的朱某要打干部,先打指导员后打队长。
      5、证人余某的证言:我在兴义监狱四监区二分监区服刑改造。2018年4月19日9时左右,我在习艺楼1楼操作台劳动时,坐在我左手边的罪犯李某1被人打了头部一下,我抬头看见是朱某用手中的凳子朝李某1的头部,打了三下。
      6、证人艾某的证言:我在兴义监狱四监区二分监区服刑改造。2018年4月19日9时左右,我在习艺楼1楼操作台劳动时,坐在我右手斜对面的朱某要求坐在我对面的李某1去找警察问事情,李某1说干完活去问。朱某用右手一拳打在李某1的脖子上,接着站起来用自己坐的凳子朝李某1的头部打了三下。前两天,李某1向朱某说有人在民警那里说,李某1要指使朱某去打分监区长和指导员。
      7、证人康某的证言:我在兴义监狱四监区二分监区服刑改造。2018年4月19日9时左右,我在习艺楼1栋1楼操作台劳动时,坐在李某1右后方。突然听见有响声,转身看见朱某站在李某1后面拿着凳子,朝李某1的头部打了三下。
      8、证人彭某的证言:我在兴义监狱四监区二分监区服刑改造。2018年4月19日9时左右,在习艺楼1栋1楼操作台劳动时,突然听到我右手边有响声,转头看见朱某举着凳子正在打坐在操作台凳子上的李某1的头部和颈部。
      9、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实本案现场位于兴义监狱习艺楼1栋1楼。
      10、案发现场监控录像:证实2018年4月19日,被告人朱某在习艺现场殴打被害人李某1,朱某先后用右手和左手各打李某1脖子一下,后提起凳子使用凳面朝李某1的头、颈部共砸了三下。
      11、被告人朱某的供述和辩解:2018年4月17日早上9时左右,我在习艺劳动现场李某1跟我说,有人向分监区民警反映说他要喊我去打指导员和分监区长。我就问李某1是哪个讲的,要求他问清楚。我去找李建佳队长问这个情况,李队长说没事相信我。我就怀疑是李某1做货,挑拨我和犯人、干警之间的矛盾。4月19日早上9时左右,我叫李某1去问清楚是哪个讲我要打监区警察,我认为是李某1在挑拨我和监区警察的关系,就用右手反手打了李某1一个耳光,然后站起来提起我坐的凳子朝李某1的头上打了三下。
      本案另有本院执行通知书及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朱某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7月19日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无上诉、抗诉,起刑日期为2016年8月2日。
      上列证据,均系侦查机关合法收集,与本案事实相关联,并经庭审举证、质证,查证属实,应予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朱某在监狱服刑期间,多次殴打其他被监管人,并殴打监管人员,侵犯监狱正常管理秩序和他人人身权利,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破坏监管秩序罪,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朱某犯破坏监管秩序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朱某此前犯故意伤害罪,在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又犯新罪,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法数罪并罚。朱某曾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朱某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虽然其否认其行为构成犯罪,但属于对行为性质的辩解,仍可对其认定坦白情节,可从轻处罚。朱某所提“我承认殴打干警和监狱罪犯,但之前已经受到处理,不应把已经处理的事实加上来起诉,不应构成犯罪”的辩解,经查: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五条规定:“依法被关押的罪犯,有下列破坏监管秩序行为之一,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一)殴打监管人员的;(二)组织其他被监管人破坏监管秩序的;(三)聚众闹事,扰乱正常监管秩序的;(四)殴打、体罚或者指使他人殴打、体罚其他被监管人的。”朱某即触犯了该条第(一)项和第(四)项。我国刑法对破坏监管秩序罪的罪状表述中,未要求必须殴打几人或几次才构成犯罪,而是情节严重即构成,具体到本案中,朱某首先是两次殴打其他被监管人,后又殴打监管人员并导致伤情,且在多次受到处罚后,又当着民警和其他被监管人公然持板凳殴打他人,故其多次违反监规殴打他人,影响恶劣,情节严重,足以构成犯罪;第二,朱某此前因殴打他人受到监狱处罚,亦不影响其应当承担刑事责任。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八条明确规定:“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拘役或者有期徒刑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行政拘留的,应当依法折抵相应刑期。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罚金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罚款的,应当折抵相应罚金。”该规定即意为已受到行政处罚的犯罪行为仍可承担刑事责任,只是可以将行政拘留和罚款相应折抵刑期和罚金。因此,朱某所提辩解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所提“朱某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公诉机关所提量刑建议适当,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五条第(一)项、第(四)项,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朱某犯破坏监管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与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陈昌泽
    审判员  刘远益
    审判员  刘 忠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蒋娇娇

    关键词:
    朱某某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一审刑事判决书.txt 朱某容留他人吸毒一审刑事判决书.txt